乾顺助孕

乾顺助孕

口服或者注射消毒液是无稽之谈

  科学咖啡馆
  口服或者注射消毒液是无稽之谈

  还记得新冠肺炎疫情期间每天网购刷酒精和84消毒液的日子吗?对于普通人来说,勤奋网购是获取防护用品的主要方法,但科学家的脑回路不一样,西北工业大学生命学院的邓旭东副教授想的是:缺消毒液?我自己研发一款!

  头戴护目镜、左手烧杯、右手滴管,2月的时候,邓旭东在家里开辟出来的小实验台前摸索出一种复合季铵盐消毒液的新配方。为什么要做这件事?他说:“这个类型的消毒液在国外使用较多,德国的一款产品疫情期间国内价格竟然炒到了1000多元一瓶,我想不如自己研制一个配方给大家用,而且要比国外的产品效果更好,也为抗击疫情出一份力。”这一项目顺利地被纳入该校“新冠肺炎疫情防治应急攻关专项”中。

  研发消毒液,其实并不属于邓旭东的“本行”,他的专业是生物医用高分子,而消毒液更偏向日用化工领域。但科学思维,能让人在很多情况下迅速变成“行家”。他先给自己充电——研究各类型消毒液的成分、配方和消毒原理。

  84消毒液,主要凭借次氯酸钠的强氧化性进行消毒,对病毒、细菌进行“毁灭性打击”。酒精之所以能消毒,是因为它可以让蛋白质变性,还有脱水作用,破坏病毒、细菌的结构。但同时,他们又都存在一些局限,比如酒精易燃,不适用于大面积消毒,而84消毒液在杀毒的同时,也可以对人体的皮肤、呼吸道等造成较为强烈的刺激。因此,邓旭东把目光锁定在了复合季铵盐身上。

  他介绍,双链季铵盐是含包膜病毒的克星,它通过攻击病毒外层的包膜破坏其结构进行灭活,而冠状病毒、H1N1流感病毒等都是含包膜病毒。

  季铵盐消毒液是一种水溶液,因此它不可燃,相对酒精更安全,也不像84消毒液刺激性那么强,但我们的需求是对人和环境友好的同时要对病毒狠辣,因此邓旭东需要把各类季铵盐“复合”起来,调配出“温和”又有效的消毒液。

  理论建构完成之后,邓旭东在家做起实验,主要是将各类有效成分按比例搭配起来。“其实不难,但在家做稍微有点困难。”邓旭东说,从试剂、容器,到搅拌棒、称重量和体积的量具,各类所需用具都是找亲朋好友“化缘”而来。

  初步得到样品之后,他用快递邮寄给专业的第三方机构进行检测,根据结果再优化配方,循环往复,直到回归学校实验室进行了更为精确的实验,最终配方的消毒效果终于令他满意。

  “经过广东省微生物分析检测中心测试,这款消毒液在标准实验条件下对病毒的杀灭率达到了99.99%。”邓旭东幽默地说:“这才算是拿得出手。”目前,这款消毒液已经进行了试生产,并且在西北工业大学的校园里进行了试用。

  但故事进行到这里还没有进入尾声,面对社会上对于注射甚至口服消毒液、喝酒是否能消毒的疑惑,邓旭东大声疾呼:“消毒液是体外使用的,在体外颇具有效性,但不具有体内的安全性,人体用药必须同时具备有效性和安全性。”

  具体而言,首先喝酒精不能消毒。酒精要达到75%才有消毒的功效,人血液内的酒精不可能达到这么高的浓度,如果是饮用少量的酒精,则会直接被肝脏代谢掉;如果是直接注射高浓度的酒精,酒精作为一种有机溶剂会严重破坏血液中的物质,对人体造成严重损伤。

  如果是84消毒液,凡是它所到之处,都会被腐蚀、灼伤,“对于消毒液来说,血管、食道等人体组织都是相当脆弱的”。

  而相对较为温和的季铵盐消毒液,“控制在一定浓度范围内可以用于皮肤表面消毒”,但注射或者服用也必然会对人体细胞、组织造成损伤。

  万千科学原理汇成一句话,邓旭东说:“如果把消毒液直接用在人身上,它不能消毒反而会成为毒药。口服或者注射消毒液完全是无稽之谈,千万不能尝试。”

  张茜 来源:中国青年报

【编辑:梁静】
上一篇: 电子化办公、网络课堂成趋势 护眼有哪些需要注意的地方?
下一篇: 二甲双胍被曝致癌物超标?降糖“神药”有问题?
隐藏边栏